内地第一狗仔卓伟:我做过的大事

卓伟,一个让众多明星一提到就咬牙切齿、“粉丝”想收钱找人打的娱乐记者,被称为“中国大陆第一狗仔”。 2006年,与冯轲合作成立内地第一家专业狗仔队风行工作室。 张艺谋的出生系列报道、章子怡和汪峰的北京一夜、董洁和王大治的热吻搅乱了离婚案、孙悦的“汽车丑闻”等娱乐圈的爆炸性新闻都是他写的。

2013年,卓伟荣获南方报业年度最佳记者奖。 他的狗仔生涯就像娱乐圈的一把火,烧掉了一些人的遮羞布,为读者揭开了一场又一场的娱乐盛宴。

文章选自南方报业网《南方传媒研究》,经许可转载

文卓伟

说起2013年我报道的最重要的新闻,无疑是关于张艺谋复活的系列报道。

很多人可能想问,既然全国媒体都在报道张艺谋的死讯并对其进行追捕,那么你们的报道还有什么“重要性”呢? 回顾整个过程,不难发现《南都娱乐周刊》起到了澄清作用。 《南都娱乐周刊》的三篇报道一步步推进,将事件推向高潮,用图文并茂的方式向公众揭露真相,而这一系列的报道都是我写的。

在这一系列报道中,我采用了狗仔队式的跟踪拍摄方式。 当事件陷入僵局、停滞不前时,只有狗仔队的手段才能打破“人造冰”,实现突破。 我曾在《南都娱乐周刊》年终新闻评论中写道:“张艺谋去世的新闻报道,让我和风行工作室(南都娱乐专摄)受到鼓舞。它告诉人们,狗仔队不仅可以拍丑闻、八卦,娱乐圈,也可以用正能量去报道社会正义和公众知情权。”

我于2006年加入《南都娱乐周刊》,从首席记者到首席撰稿人。 只有在南都,我才被同事们视为记者,称其为“老师”。 在社会上和娱乐圈里,我是出了名的“狗仔队”。 今年,《三联生活周刊》对我进行了长篇采访,题为《一个中国狗仔队的成长》,并称我为“国内八卦制造者”。 《人物》杂志也进行了专访,文章标题是《狗仔队队长》。 为什么这两本有影响力的周刊要采访我? 我想首先,他们想听我讲述偷拍背后的故事,满足人们对狗仔这个职业的好奇,同时通过我们的工作,探索市场化趋势下新闻报道的自由和底线。 我从不羞于当“狗仔队”,但我也想告诉人们,我也是一名有新闻信念和尊严的记者。

我从事记者工作已经14年了。 前两年半我是一名报道电影的“娱乐记者”,然后我开始了“狗仔队”的职业生涯。

当我成为一名记者时,我已经29岁了。 我非常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。 在我当时狭隘的认识中,当记者是一个非常光荣、光荣的职业。 当我出去采访时,我应该被人们“远远地接受”并被人们“高度重视”。 尤其是“娱乐记者”,被很多人认为是最会闲逛的人。参加发布会、收红包、发新闻稿是很正常的事情。但很快就发现,这并不是案子。

我记得参加一个电影首映式,结束后我很惊讶地看到张艺谋。 我赶紧上前,递给他一张名片。 我还想了解他准备拍摄的新电影。 张艺谋的眼皮都惊呆了。 他头也没抬,转身就走。 其实无视张艺谋仍然是最好的态度。 后来,我经历了一些被人嘲笑、侮辱、甚至殴打的事情。 其中一些是我亲眼所见的。 在我眼里,“记者”是“阳光下最重要的人”。 一个“优越”的职业正在经历严重的价值损失。

当了狗仔记者后,我遭受的嘲笑、谩骂、诽谤更多。 “狗仔队”曾经“全国人人可杀”。 现实让我暗下决心:我要为记者行业和狗仔队赢得声誉。

在我眼里,狗仔队是记者行业的一个特殊工种,也是记者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狗仔队需要“竞争”,那么哪里可以“竞争”呢? 显然,还是要从自己的工作出发,用独家新闻报道来体现自己的工作价值。

当人们想到狗仔队时,他们会立即想到八卦和偷拍照片。 当他们想到八卦时,他们就会认为它“不可靠”。 但我一直用自己的作品打破人们的片面认识,用新闻的真实性说话。

除了偷拍照片之外,我的大部分报道和新闻都包括后续的调查采访。 我一直坚持抓拍与调查相结合,不仅有“物证”,还有“人证”。

比如2013年,我做的章子怡和汪峰恋情的新闻被曝光,引起了很大的轰动。 此前,因为媒体没有第一手证据,两人一直否认恋情。 经过近一个月的讨论,我和风行工作室摄影师的跟随,终于拍到了章子怡和汪峰在酒店幽会的照片。 我还通过进一步的调查采访,挖掘了新闻的内幕。 这部分工作虽然有时比较费力,但却是必不可少的,可以让报告更加真实可信。 章子怡与汪峰恋情曝光的报道,文字调查部分长达数千字,精心梳理并披露了两人恋爱的过程和细节。 主要内容以《时试》等历史作文的形式写成。 这份报道出来后,张旺再也无法否认,这才引发了让网络笑喷的汪峰“头条”事件。

多年来,我对报道的每一个“大八卦”都尽量从偷拍照片和调查取证,力求真实、详细。 虽然是八卦,但却是无可争议的“最终定论”。 随着时间的推移,《南都娱乐周刊》新闻报道的公信力得到了广泛的肯定和认可。

在娱乐新闻报道中,我经常面临一个可笑的“怪圈”:当我做出大新闻时,总是被质疑为“炒作”,或者作品在某些人眼中是可以随意购买的。 ,可以作为别人的工具。

比如2013年初,董洁与王大治在海口偷吻的消息就引起了轰动。 2012年10月董洁和潘粤明结婚的消息传出后,董洁发表声明称潘粤明雇佣狗仔队跟踪并偷拍她。 虽然声明没有点名,但业内人士都知道,这是指我和风行工作室。 面对这种抹黑指控,我只能用新闻来“正名”。 只有“真理”才能为自己“获胜”。 经过三个月的跟踪拍摄,2012年春节前,某当红摄影师拍到了董洁和王大治在海口热吻的照片。报道后,董洁对我和当红团队进行了初步的指责和诽谤。突然消失了,还有很多人给我们的报道点“赞”。

多年来的工作经历告诉我,新闻的真实性是第一原则。 即使是八卦新闻,真实性也应该放在第一位。 虽然有人说“娱乐圈没有真理”,但作为一名记者,还是应该努力的。 挖掘并还原真相,因为这就是你的职业价值所在。

娱乐圈本身就是古怪的,利益纠缠,一个人有两个侧面。 作为报道其中“大大小小的事情”的媒体记者甚至“狗仔队”,我们应该有一定的怀疑精神,不要被表面现象所蒙蔽,更不要相信那些伪装。 莎士比亚曾经说过“怀疑是理性的补充”,这意味着他相信这一点。

2012年春节后,有业内人士向我透露,蒋雯丽与经纪公司的演员黄轩正在热恋。 虽然这个传闻后来被很多人否认,但是像蒋雯丽这样的艺人,为什么会搞出婚外情、姐弟恋这种事情呢? 但根据我对娱乐圈的了解,我认为这个传闻有一定的可信度。 有一天,我得知黄轩独自前往大连,便将这一消息转达给了风行工作室。 风行摄影师赶赴大连。 经过几天的蹲守,他们拍到了蒋雯丽和黄轩一起吃饭并返回酒店的照片。 虽然从图片视频来看,姜黄“陷入困境”的证据并不充分,但根据调查所得,我还是举报了,引起了不小的轰动。 蒋雯丽的经纪公司派人打电话给我,问:“你拍到房间了吗?” 这只是寻求帮助。 消息传出后不久,又有网友拍到蒋雯丽和黄轩在法国约会的照片,进一步证实了报道的真实性。

去年还报道过陈鲁豫出轨和有钱人约会的消息。 我正在上海出差,得知陈鲁豫要带一个男人去上海。 虽然陈鲁豫没有离婚,但根据我和冯行的说法,我们发现她的丈夫早已从她身边消失了,所以我们推测她的婚姻出现了问题。 于是那天,我和风行摄影师推迟了回程去跟踪陈鲁豫,结果曝光了她的婚外情。 法国作家安德烈·马尔罗说过:“一个人的真实面目首先是他隐藏的部分。” 对于记者和“狗仔队”来说,要想发现、看穿娱乐圈的“隐秘部分”,就应该具备怀疑精神、高度的新闻敏感性和报道的勇气。

很多人对“狗仔”好奇的一件事是:狗仔记者是靠着怎样的耐力来度过漫长而无聊的蹲点时光? 其实,人们只想到了新闻现场狗仔队的坚持和坚持,却忽略了在深入调查、挖掘新闻背后的真相时,他们也需要有一种坚忍不拔的精神和坚忍不拔的毅力。永不放弃。

为了报道新闻、拍出有说服力的照片,我和风行跟踪了几个月。 比如,关于张艺谋出生的报道。 2012年3月,有知情人爆料张艺谋已秘密结婚生子。 我开始关注这起事件。 但由于缺乏线索,我们只能去张艺谋家探望,但直到2012年才归来。5月,我和冯兴才拍摄了张艺谋妻子和儿子离开北京后返回北京的照片。 10月,我们找到了张艺谋妻儿居住的别墅,曝光了他们的居住状况,并通过深入调查,了解到了他无数的隐婚和婚外情。 里面的细节,从开始关注受受到“大开始”,跨越了一年多的时间。 这样的新闻报道还有很多,一开始就毫无线索。 我一开始把它们当作“库存”,然后通过各种渠道慢慢调查。 怀着这种“久窥机缘,以求报仇”的动机,终于揭开了真相。

如今,在娱乐新闻报道中,八卦、偷拍已经成为重要组成部分,占比越来越大。 《狗仔队》的工作突破了发布会、专访、公告等常规报道方式,让公众看到了很多东西。 同样的娱乐新闻。

以前,我常常羡慕国外狗仔队“千里追随”、“明星能去的地方,我也能去”的自由,因为只有这样,才能及时有效地捕捉到第一手新闻。 去年,我和风行共同报道了董洁王大治海口幽会、伊能静杭州性骚扰、蒋雯丽秘密会见小情人、陈鲁豫出轨事件等重大娱乐新闻。富家男友,这一切都是通过“外景拍摄”完成的。 在“外拍”追踪的过程中,我自身的能力和素质也得到了锻炼和提高。 同时,我也觉得“狗仔队”的工作有时比社会调查记者更辛苦,因为我们常常得不到人们的意见。 各种困难都需要想办法克服,未来的新闻工作也需要记者“动”、“跑”。 成为一个“书呆子”绝对不会是什么好消息。

我说“狗仔队”必须“不负名誉”,维护“新闻尊严”。 最重要的是坚持工作独立性,不被外力影响。

这其实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。 谁能真正做到这一点? 我只能说,你们要立足本职,努力做好自己工作的“主人”。

娱乐业和新闻界的关系最为密切,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 报道娱乐新闻的娱乐记者不可能与这个圈子保持“真空隔离”的状态。 但首先你必须明确自己的身份,立场坚定。

我曾经在采访中说过,做了十多年的娱乐记者,我没有一个明星朋友,也从来不想和明星做朋友,也不想涉足娱乐圈,尽管我有过。我的工作有几位经纪人和制片人。 即使我是好朋友,他们也不能让我触犯工作底线。

尤其是作为一名“狗仔队”,我的报道欲望更加强烈。 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终于拍到了一张照片。 我怎么能不举报呢? 报道的感觉有时候超越了报道本身,所以虽然很多人来找我撤稿、买照片,但几乎都被我拒绝了。 我知道,真实、独立是新闻业给予我的最大正能量。 没有这两点,何谈奋发图强、自以为是、堂堂正正?

虽然“狗仔队”早已成为我职业身份的代名词,但其实在我心里,我最喜欢把自己比作“孙悟空”。 为了争一口气,孙悟空反叛天庭,自立为王。 我没有孙悟空那样的本领。 我可以继续用更多真实、令人兴奋的消息来给自己打气。

天涯论坛娱乐八卦_大陆娱乐八卦_娱乐八卦图片/